本站域名可出售转让,联系QQ:1303121
当前位置:开封网-网络改变生活历史斛律光战功卓著,为什么最后会被冤死呢?
斛律光战功卓著,为什么最后会被冤死呢?
2022-05-13

斛律光是北魏到北齐时期名将,斛律光是个军事天才,骁勇善战、治军严明,在与北周近20年的争战中,他所指挥的战役多次获得胜利,为北齐立下了汗马功劳。 然而,可悲的是,这么厉害的人物, 最终却被谣言害死了。

斛律光字明月,北齐朔州敕勒部人,高车族,出身将门,是北朝时期著名的将领。他的父亲斛律金擅长骑射,曾与北齐开国皇帝高欢共同征战,任北齐大司马,左丞相,封咸阳郡王,位极人臣。北齐王朝虽然在南北朝历史中只经历了短短的二十七年,但动乱的时局却铸就了一大批优秀的文才武将。被称之为北齐“藩篱之固”的斛律光便是其中之一。

斛律光生得“马面彪身,神爽雄杰”,不苟言笑,却精于骑射。少年时,就与父亲一起随高欢南征北战,耳濡目染,学练武艺,亦擅长骑射,成为军中少年勇士。17岁时,在一次战斗中,他驰马援弓,一箭射中北周宇文泰的长吏莫者晖,使敌军顿时乱了阵脚。得胜归来后,高欢爱他少年智勇,提升他为都督,后为高澄亲信都督。

一天,他随丞相高澄外出骑马游猎,突见高远的空中,一只大鸟展翅翱翔。斛律光驰马搭箭,随着一声镝鸣,那只大鸟飞落而下,跌入林丛中,众人围过去一看,原来是只雄健的大雕,箭头正射中脖颈。有人禁不住惊叹道:“真是一名射雕好手呀!”从此,“射雕都督”的美名,便在军中广为传播。

北齐王朝建立之后,他治军有方,作战英勇,屡建奇功。他爱兵如子,行军途中,军队没有安营扎寨,他从不走进自己的帐幕;在前线有时终日不脱铠甲,也不坐下休息;作战时他总是身先士卒。因而士兵们的战场上冲锋陷阵,不避死亡,他所指挥的军队具有很强的战斗力,战无不胜,使敌军闻风丧胆。后来他又晋升为并州刺史、尚书仆射等职,统领军权。在北齐和北周的频繁战争中,他带兵几十年,多次立功,从没有打过败仗,北周将士都很畏惧他。

当时在北方政权中,北齐是最为强盛的国家。北齐与北周隔黄河相望。北周慑于北齐的强大,担心北齐军西渡黄河入侵,每年冬天,派军队冒着严寒捣碎河冰,沿河固守。然而,由于北齐政权紊乱,国势日衰,到了武成帝高湛在位时,军事力量的对比已发生了很大变化,北齐军反而要主动捣冰守河,防止北周军的入侵。

北周军反守为攻,不断派军袭击北齐的边关。公元564年,北周派遣大将宇文宪、王雄等率兵十万攻击洛阳,大军一路进发。北齐得知后,立即派主帅段韶、大将斛律光率骑兵五万前去迎救。两军在邙山相遇,展开了一场血战,斛律光乘胜利之勇,又派兵合击周军,缴获战马千匹。趁战乱时,斛律光一箭射死了北周军副将王雄,北齐军为之一振,越战越勇,结果斩俘周军三千余人,缴获军械无数。武成帝得知邙山大捷的消息,亲自从邺城赶至洛阳前线,论功行赏。斛律光以此战功晋升为太尉。

公元570年,北周将领宇文宪又发兵围攻北齐宜阳城,阻绝了北齐的运粮通道。斛律光率骑三万去解宜阳之围,双方展开了一场争守宜阳的持久战。北齐军行至中途,遇到了拦截的周兵,斛律光披甲执锐,一马当先,杀入敌阵,士兵们争先恐后,奋勇杀敌,斩杀敌军二千余人,如期赶到了宜阳。

北齐军与周军相持十旬,经过多次交战,打通了宜阳的粮道。但周军并不以此罢休,当斛律光率军归朝时,周将宇文宪又率五万大军在安阳追上了北齐军,斛律光领军回击,大败周军,并俘虏了多员大将。斛律光以此功加左丞相、并州刺史。斛律光以军功累官至大将军,其父去世后,又袭咸阳郡王,拜左丞相。

斛律光的一个女儿作了皇后,两个女儿是太子妃,子弟皆封侯作将,还娶了三位公主。他的弟弟斛律羡都督幽州刺史,在边境筑城设险,养马练兵,修水利、劝农耕,威震突厥。全家功高位显,门第极盛。因此,斛律光常为此担忧,怕惹来祸患,居家很严,生活节俭,不谋私利,杜绝贿赂,门无宾客,也不肯干预朝政。

这年的冬天,斛律光又率五万兵马出兵晋州道,在汾北筑起了华谷、龙门二城,逼入了北周境内。公元571年,斛律光又在汾北筑起了平陇、卫壁、统戎等十三所镇戊,在汾河北岸筑起一道坚固的防线,迫使北周不得不放弃宜阳而回兵解汾北之急。周将韦孝宽率万余骑来攻打平陇,双方在汾北摆开了战场,斛律光再次打败周军,俘斩敌兵数千骑,一时威震四方。

但斛律光显贵的身份和卓越的军事才能,并不能保他高忱无忧。昏庸的后主因斛律皇后未能生下儿子而移情他人,使斛律皇后逐渐受冷落。斛律光的累累大名,也使齐后主有功高震主的猜忌。公元571年四月,周军军依仗军事上的强盛,由将军宇文称帅,率领重兵连夺宜阳九城。斛律光奔赴宜阳战场与周军再次展开激战,周军士兵闻听斛律光督战,不敢恋战,纷纷退逃,北齐军缴获千马而还。

斛律光在争夺宜阳的拉锯战中,屡战屡胜,军威大振,可他得胜回朝时,突然接到齐后主的命令,要他就地解散士兵。斛律光疑惑不解,这些将士多年来随他左拼右杀,如今大胜而归,不仅不受封赏,反而要遣返回乡。于是,他一面奏请后主宣旨慰劳将士,一面率领队伍,继续向都城进发。队伍距邺城西北五里时,朝廷仍无回话。

齐后主听说斛律光不仅不解散士兵,反而率大军逼近都城,很不高兴。但斛律光功高无比,不敢贸然激怒他,只好派人召斛律光入宫,进行安抚,但心中却对他产生了防范之心。后主时期的北齐王朝内忧外患,特别是宫延内部鲜卑族与汉族地主的矛盾冲突日趋尖锐,精于文治的汉人祖珽与善长武功的斛律光是北齐的栋梁,但他们二人却互相排挤,明争暗斗,使北齐统治更动荡不安。

北周的大将韦孝宽屡屡败于斛律光,他自知在战场上拼杀不是对手,便利用北齐的内部矛盾,实施反间计。他派间谍在邺城到处散布谣言斛律光意欲谋反。后主无主见,想动杀机,却又犹豫不决。祖珽再三奏书,又策划让人去密告斛律光不轨,诬告他图谋不轨。后主不辨真伪,便以赐马为名,将斛律光骗入宫中,暗中埋伏武士。斛律光进了凉风堂后,武士趁其不备,从背后用弓弦套住脖颈活活勒死。

仔细分析斛律光被杀的原因,我们会发现,这其中,既有主观原因,也有客观原因,是主、客观因素的共同作用所导致的。其主观原因有三点:

一是性格残暴、得罪了很多人。 据《北齐书》记载:“光性少言刚急,严于御下,治兵督众,唯仗威刑。版筑之役,鞭挞人士,颇称其暴。”斛律光对待下属严格,本不是毛病,但为了达到治军严格的目的,他“依仗威刑”,甚至“常常鞭挞役夫”,这就暴露了其残暴的本性,使手下人怨声载道,失去了群众基础,为日后的败亡埋下了祸根。

二是性情耿直、口不择言,因此得罪了权贵。 《北齐书》中记载了这样两件事:斛律光常在朝堂上垂帘而坐,有一天,有个叫祖珽的大臣骑马从斛律光朝堂门口走过,斛律光见后大怒,对人说:“此人好大胆子!”还有一回,祖珽在内省高声大气地讲话,斛律光正好路过,听到后,又十分恼怒,当众表达了自己对祖珽的不满。

祖珽见斛律光对自己特别不满意,碍于斛律光的地位,他心中很忐忑,便向斛律光的一个随从奴仆行贿,问他:“相王很恼怒我吧?”那个随从回答:“相王经常长叹说,‘盲人入朝,国家一定破灭’!”“盲人”就是指祖珽,因为他眼睛不好使,所以被称为“盲人”。祖珽因此更加忌恨斛律光。 还有一个叫穆提婆的权臣,有心巴结斛律光,请求娶斛律光庶女为妻,斛律光对穆提婆极其讨厌,便毫不留情地拒绝了。

这还不算,过了些日子,后主将晋阳的一处田地赏给了穆提婆,斛律光得知后,便在朝上大声说:“晋阳的田地,神武帝以来常种禾,饲马几千匹,以平寇难,如今赏赐给穆提婆,这不是破坏军务吗?” 这样一来,就把穆提婆也给得罪了。斛律光敢于直斥权贵阶层,说明他是一个性格耿介、正直的人,但同时也暴露了其性格的缺点。因为明目张胆地得罪人,难免要为自己结祸。

三是不懂得避嫌。 《北齐书》载:武平二年,北周派兵围攻宜阳,斛律光率五万步骑赶往援救,两军在城下大战,北周军队大败,斛律光夺取了北周建安等四戍,还俘获了周军千余人、凯旋而归。然而,军队还没有抵达邺城的时候, 皇帝就下了敕令,命斛律光放散兵众、令归其家。 皇帝的做法也许有欠妥之处,但在那样乱纷纷的局面下,这样做也有一定的道理,作为统兵主帅的斛律光,即使有意见,也应该保留自己的意见、无条件地执行皇帝的旨意。

可是呢,斛律光认为兵士多立有军功,还没有得到慰劳奖赏,如果放散、不施恩泽,就不能赢得民心。于是, 他一边上表,请皇帝改变主意,一边令军卒仍然前进。 但朝廷迟迟不传新旨,所以当军队走到紫陌时,斛律光只好命令驻营等待。皇帝听说斛律光的大军已逼近都城,很不高兴,连忙请斛律光入见,然后慰劳奖赏了兵众,这才令其放散。在这件事上,虽然斛律光有他的道理,但这样做, 显然有拥兵逼迫皇帝听从自己指挥的嫌疑 ;当时的斛律家,可谓是满门贵戚,他就应该处处避嫌了,还这样一意孤行,很难不引起皇帝的猜忌。

说完了主观原因,再来讲讲客观原因,也有三个:

一是敌对势力一直欲置斛律光于死地,对方用的什么方法呢?制造谣言。武平三年,北周将军韦孝宽,把针对斛律光的谣言编成儿歌,扩散之后在邺城传唱。歌中唱道:“百升飞上天,明月照长安”;还有“高山不推自崩,槲树不扶自竖……”

二是被斛律光得罪过的那些权臣——祖珽、穆提婆等人时刻想对斛律光施加报复。 当韦孝宽制造的谣言传到北齐时,祖珽等人如获至宝,又乘机加了几句:“盲眼老公背上下大斧,饶舌老母不得语”,并让小儿在路上传唱。穆提婆听到后,把歌谣的内容告诉了自己的母亲—— 当朝皇帝乳母、女官陆令萱。 陆令萱认为“饶舌”指的就是自己;“盲老公”说的是祖珽,因而愤怒地让穆提婆找祖珽密谋、一起将歌谣向上启报。

三是觥律光全家功高位显 :斛律光一个女儿作了皇后、两个女儿是太子妃,子弟皆封侯作将,还娶了三位公主,他的弟弟斛律羡都督幽州刺史等等,一时间门第极盛。北齐后主高纬是个昏庸无能的皇帝,宠信祖珽、穆提婆等小人。因此,当祖珽等人将所听到的谣言汇报给高纬时,高纬对斛律光更加猜忌了。

起初,高纬并没有痛下决心治罪于斛律光,但架不住那些小人,整日在他面前搬弄斛律光的事非。 最终,高纬下了杀害斛律光的决心。一天,高纬召斛律光入宫。毫不知情的斛律光匆匆来到宫中,还没等见到皇帝本人, 就被人从后面偷袭将其杀害,时年五十八岁。

斛律光被杀掉后,北周武帝高兴得狂笑数声,竟下令赦免其境内的罪犯来庆祝。没有了斛律光这座“长城”,北周就没有忌惮了,开始对北齐发动大规模进攻。斛律光冤死五年后,北周灭亡了北齐。 北周武帝指着诏书说:“如果斛律光还活着,我怎能跑到邺城来?”呜呼!名将的功高震主,君主的猜忌,奸臣的谗言,再加上敌国的谣言离间,各种因素结合起来,历史上又多了一出自毁“长城”的悲剧!

斛律光含冤而死,齐后主高纬自毁栋梁,北齐失去了“漓篱之固”,朝野为之痛惜。而北周武帝得到斛律光被害消息后却极为高兴,并于公元577年发兵,长驱攻入邺城,灭了北齐。之后北周武帝追赠斛律光为上柱国、宗国公,以示对他的敬仰。斛律光一生几乎与北齐王朝相始终,身历高欢、高澄、高洋、高殷、高湛、高纬七世。他戎马一生,累立战功,是北齐的元勋,但最终在朝廷内争中含冤死去,这不能不说是北齐王朝的遗憾,也是历史的遗憾。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