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域名可出售转让,联系QQ:1303121
当前位置:开封网-网络改变生活历史穿越之我不是纪晓芙
穿越之我不是纪晓芙
2022-04-05

1

山坡上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,他立时警惕,以为是野兽,却见一个少年车轱辘似的滚了下来,一直滚到了他脚边。他本不欲多管闲事,那少年却攥住他的裤脚,一张脏兮兮的小脸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:“杨逍?哇,老子终于找到杨逍了……”说完头一歪就昏了过去。

竟是专门来找他的。杨逍平素行事狂妄自负,这少年一副同他有仇的模样,他倒也不怕,有仇报仇、有恩报恩才是好男儿。

杨逍当下找了一家客栈将少年拖进去,真的是拖,经过饭厅还撞到不少桌椅腿。小二以为他拖了个死人,吓得直哆嗦。他哈哈笑道:“找个大夫来,若是来晚了可就真的变死人了。”

小二急急忙忙请来大夫。结果大夫把脉之后说:“这位姑娘并无大碍,只是饿久了一时受不住。”

姑娘?杨逍不由得朝白纱帐的床榻看去,细细打量,她眉清目秀,眼睫毛又浓又密,可不就是位姑娘?想起她刚刚自称“老子”,杨逍笑着嘀咕:“应该是老娘啊。”

他叫了一桌酒菜,这位饿昏过去的姑娘就在一屋子的香气扑鼻中幽幽转醒,毫不客气地一边大快朵颐,同时用抓着鸡腿的油腻腻的手比画:“真没想到你比年长的时候还要好看,美人如玉剑如虹啊。”

说得好像她见过他年少时的模样。他并不饿,不过受她感染也用了一些酒菜。在她狼吞虎咽的间隙中,他漫不经心地问:“你是谁?”

她敲敲脑门,叹口气:“我是纪晓芙。这个时候纪晓芙还在她妈肚子里,老实说我不是很喜欢纪晓芙,不过你喜欢,想来我这样的模样和身段同你比较容易打交道。”

她颠三倒四说了一堆他听不懂的话,好在“纪晓芙”三个字朗朗上口,他念道:“纪晓芙,你找我何事?”

“其实我是个未卜先知的神算子。”想来这是她感兴趣的话题,她连鸡都不啃了,神秘地眨着眼睛,“我算到你情路多舛,特意前来点拨你。”

他忍不住笑,江湖上不知多少女子倾心于他,何来多舛?恐怕这姑娘是个骗吃骗喝的神算子。他也是无聊,竟坐在这里听她胡说八道。

杨逍放下一锭银子,长身玉立,拱手道:“多谢姑娘好意。我还有要事去办,就此别过。”

“喂喂喂……”她着急地站起来,伸着油腻腻的手抓过去,“你是不是要去峨眉和孤鸿子比剑?不要去——”上一页1234下一页楔子

我只是个普通的妇产科医生,真的,所以我从来没有想到接个生也能穿越,手里摸着孩子的头我还兴奋的想着,啊,又是一个小生命,转眼间,却是天旋地转。

第一章 貌美如花沈姨娘。

我提着一个大大的医药箱子战战兢兢的被一群士兵簇拥着,走在通完大帅府后院的路上,心里叫苦不迭。

“容妈妈,夫人那边又来人催了,让妈妈您快点过去。”一个小丫头飞快的走过来,然后偷偷在我手里塞了一块沉甸甸的东西之后,就往回走去。

我忧伤的叹了口气。

看了一眼这在我眼里是数百年前民国的天空,明媚的不忍直视。

然后我提着我的箱子走进了侧院。

今天,侧院的沈姨娘生产的日子。

而这个孩子……大夫人说:“不留!”

侧边的院子非常的阴暗简陋,我一扬手,一杆儿仆从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口停下,然后我提着我的小箱子,进了门。

房间里冰冰冷冷,

沈姨娘身边竟然一个伺候的丫头都没有。白衣清冷的女子安静的躺在微微有些陈旧的床上。她的肚子高高的隆起,显然十分难受。

可惜了这个神仙一样的人。

大帅府原配大夫人善妒,平日一旦各院姨娘有喜讯,便是偷偷各种麝香红花的送过去。可是没想到千防万防。终是让这沈姨娘得了好处,还长这么大要生了,于是她只能让自己手下的接生妈妈做最后的努力,来搞定这件“麻烦”,而不幸的是,我刚好就穿到了这个妈妈的身上,此妈妈姓容,芳名容月。

“容妈妈来啦!”她艰难的从床上撑起半个身子,衣裳不小心滑落出半个圆润的肩膀,端端是气华高雅:“要辛苦妈妈了。”她点头向我致意。

我轻轻的放下箱子,走过去,扶着她躺好,给她理顺衣裳和头发,又把抱来棉被给她盖住上半身,她眼睛里划过一丝诧异,随后朝我微微的笑开。

真美。

安抚好她的情绪之后,我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,摸向她的两腿之间,也该……羊水破了吧?

啊!!!…………

一声尖叫被堵在嗓子眼里,床上大腹便便的美貌女子以常人无法达到的速度迅速的扑过来,在我叫出声来的那一霎那掐住了我的脖子,同时我感受到了抵在我腰间的锋利的冰冷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正是这场比试中,杨逍气死了灭绝的师兄孤鸿子,从此灭绝牢牢地恨上杨逍,成为杨逍情路上最大的绊脚石。

不料杨逍忽然警惕,眼神刀锋般冷峭:“我和孤鸿子的事情,你从何而知?”这事虽然不是秘密,但也不至于尽人皆知,杨逍皱眉,“你是峨眉弟子?”

她甚是不屑:“谁稀罕做峨眉女尼?”

他一下子笑了,他一向看不惯自诩名门正派的武林人士。

她摇头晃脑说:“我说了,我是未卜先知的神算子。”说着装模作样地掐指一算,“将来你会爱上一个峨眉女弟子,现在可不能得罪峨眉。”

杨逍摆明了不信,但非常给她面子,一直在听。她退而求其次:“就算你同孤鸿子比剑赢了,也别太嚣张,给人家留点儿余地。”

“你知道我会赢?”杨逍双眸透出神采,“孤鸿子仗着倚天剑自诩江湖第一高手,我早觉得他名不副实,很久之前便想同他一较高下。”

拜托,这不是重点好吗!她把脸贴在桌面上,甚感无力。

2

她也不是没有突破,因为杨逍答应带她一同上峨眉。

峨眉山下没有客栈,他们露宿野外,生起火堆,只等寅时一刻便上峨眉决战孤鸿子。寅时四刻是凌晨四点,她对这个作战的时间点非常怨念:“那么早?太阳升起来没?看得见打架吗?”

杨逍哈哈大笑,火光在他脸上跳跃,像夏天开得最热烈的花朵。她不动声色地欣赏他的美貌,隔着熊熊火光,他的眉梢眼角都似有了暖意。

书上形容杨逍只说相貌俊雅,实在不够,也许老先生觉得更吸引人的是他的肆意洒脱、湛然若神。

他人美气质佳,多金又痴情,真是难得。

她心里暗暗想着,忽然杨逍看过来,准确捕捉到她凝视的目光。杨逍微微一笑,问道:“怎么?喜欢我?”

这个时代,也只有杨逍问得出这种不要脸的话。

她镇定自若,懒洋洋地靠向身后的大树,平静地说:“是啊,江湖上哪个女子不喜欢杨逍?”

“噢……”杨逍挑了挑眉,“真奇怪,江湖上那么多女子说喜欢我,我统统信了,独独你,我却是不信。”

也许是她太理直气壮的缘故,那份漫不经心的姿态,同喜欢一只猫、一棵树没有区别。

上一页1234下一页

她自己也说:“那是因为我的喜欢和她们不一样。我喜欢你,也喜欢段誉、萧峰、杨过和黄药师。”

“段誉、萧峰、杨过和黄药师是谁?”他拨着火堆问,“一个女子可以同时喜欢这么多男子?”

她嫣然一笑:“我相信你也同时喜欢许多女子。”

杨逍爱逛青楼,喜欢听温柔乡的李姑娘唱曲,也喜欢看红里醉的宋小姐跳舞,同不少江湖女侠保持暧昧,还是许多闺阁小姐的梦中情人。

杨逍击掌大笑,觉得她的回答妙极了:“同你说话真快活。”

因为谈话契合,最后杨逍答应看在她的面子上对孤鸿子客气一点儿。她一心想现场监督,但是太困实在撑不到那个时辰,于是睡着前她拉着杨逍的衣袖,再三要求:“记得叫醒我。”

杨逍保证:“一定一定。”—— 一定个屁。

她正睡得昏昏沉沉,忽然被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惊醒:“师兄——”

她一个激灵睁开眼,当下就知道孤鸿子已经完蛋了。天已透亮,灭绝的声音在山间久久回荡,可见其伤心程度。

她遥望峨眉山头,不一会儿便见杨逍自远而近款款而来。她急忙问:“怎么没有叫醒我?天哪,你把孤鸿子打死了?老子这两天算是白费口舌了。”

“我对他很客气了。”杨逍气息微乱,甚是不解,“我赢了他的倚天剑,想起你的话就又把剑还给他了。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口鲜血吐出来就死了,其实决斗的时候我并未伤到他。”

她差点儿吐出一口鲜血:“你把倚天剑还给他的时候说什么了?”

她相信绝对不是好话。

杨逍复述:“倚天剑不过如此。”

难怪孤鸿子气死了,那句话简直就是侮辱。她顿时喋喋不休起来:“我不忍看你情路艰难才来这一趟……我拿签证到这里手续很麻烦的……又只能逗留半年……灭绝很可怕的,这辈子你被她记恨不会有好日子过了……是是是,你不用把她放在眼里,可谁叫你眼睛不好,看上她的徒弟……”

“噗……”杨逍忽然吐出鲜血,摇摇欲坠。

她连忙停止唠叨,扶住他:“你受伤了?孤鸿子伤到你了?”

“是灭绝背后伤人,我没有防备。刚刚又提气用轻功下山,想来伤势重了。”他擦去嘴角残血,沉声嘱咐她,“趁现在灭绝还抱着孤鸿子伤心,我们赶紧走。若是她追过来,我不确定是否能应对。”上一页1234下一页

今天是“世界睡眠日”,也是春季的第一天。天气很冷。

安锦瑟裹着一件雪白的旧风衣,风衣上血迹斑斑,污秽不堪,她在凛冽的寒风中瑟缩着身子往丛林深处跑去。她神色慌张,眼露恐惧,嘴里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,还不时回过头去瞧瞧身后,似乎后面有人在尾随着她。

天色阴郁得很,呼啸的山风扑打在她身上,冷得她直打哆嗦。山上的树木刚开始萌生出嫩芽,但冬天残留下的枯叶却腐烂了一地,踩在上面,发出蟋蟀悲鸣般的声音,诡谲得让人感觉像无数条蛆虫爬在身上。

安锦瑟走到一棵参天大树下,停住了脚步。

“应该是这里了。”她看着眼前一堆垒成坟墓一样的枯叶,茫然地对自己说。接着,她蹲下身子,吸了一口凉气,然后鼓起勇气开始扒开那堆枯叶。

一下……两下……三下……终于,一张人脸渐渐露了出来。

那是一张少女的脸。

那张脸半边腐烂,半边完好无缺,还带着泪痕。死者的眼睛似乎正狂躁不安地怒视着侵犯者。

安锦瑟认得这张脸,虽然事先有准备,但她还是被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好久才爬起身来,压制着恐惧继续扒开覆盖尸身的枯叶。

尸体有的部分被埋在土里,有的部分露出土面来,上面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了,露出的部分都爬满了瘆人的蛆。

安锦瑟看着那具尸体,泪水不断地滑过苍白的脸颊,滴落在那枯叶上,最后渗进土里,去滋润那已死去的生灵。

突然,尸体仅存的一只眼睛猛地睁开……安锦瑟大汗淋漓地醒了过来。

公交车平稳地在路上飞驰,车厢里稀稀落落坐着十来个乘客,一个个都无精打采,昏昏欲睡。沉闷的气氛充斥着整个车厢,仿佛这是一辆灵车,正把车上的人拉去火葬场。

“Hey!Areyouokay?”

坐在安锦瑟旁边的是一个混血儿模样的女生,她叫黛茜,来自美国,穿着打扮就像FBI里的女探员一样威风。她还特别酷爱中国功夫,几乎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留给了学校附近的一间武馆。

“看,这就是写恐怖小说的后遗症。哈哈……”一个身材苗条的俏皮女生肆无忌惮地笑起来,她叫秦筱悠。

安锦瑟看了一眼她,脑海里忽然闪过噩梦里面的情景,那张脸……坐在秦筱悠身旁的女生叫伊媚,她的眼睛一直注视着窗外,她的性格刚好跟秦筱悠相反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静女生。再过去就是一个玲珑可爱的女生,她叫森兰美子,来自日本。上一页123下一页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